无谓空间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15|回复: 0

沟酒业 | 如诗冬至,饮酒夜话

[复制链接]

89

主题

89

帖子

263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263
QQ
发表于 2019-12-23 18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如果说之前的降温都是小意思,那么冬至一到,寒冷便开始要动真格的了。

  早上舍不得离开被窝,晚上下班跺着冻得冰凉的脚回家,再遇上几场浪漫与严寒并存的大雪,这个冬天似乎和每一年都过得类似又崭新。在这样需要温暖的月头里,最好的事情就是周末和朋友小聚一番,下馆子喝两杯小酒,暖心暖胃。

  于我们而言,好时光里的酒弥足珍贵,对古人们来说,寒冷至极时的这一杯温酒,在诗情画意之外,又包含了千言万语。

  

  1000年以前

  泛舟在万里清江之上,天空灰蒙辽阔,或许不久便要下雪了吧。

  清江两岸,村落绵延,有炊烟从屋瓦间逸出,随着江面上悠长的渔歌越飘越远。这烟火气中略带冬日寂寥的景象,让我不禁感慨。

  变革或许是在今天,或许是在明天,朝堂早已不是高枕无忧之地,时局动荡,人心难测。但是如何才能平息这一场纷争?我心里面除了迷惘便剩感慨。时局之难,教人举步维艰,风霜之寒,令人不得不冒雪前行。

  船中的渔翁喝多了酒,满脸通红,无人叫醒他,自然也无人惊扰他的美梦。他是旷达的,侧卧在舟中,与山川为伴,以酒为诗,自由而无忧。就让他沉浸在这香梦里,别沾染了我的悲伤,反正等到寒气披盖,这一船的白雪也会将他惊醒。

  这一杯酒,渔翁饮下温存一段美梦,我饮下,便是梦醒时分的荡气回肠。

  万里清江万里天,一村桑柘一村烟。渔翁醉著无人唤,过午醒来雪满船。

  ——韩偓《醉著》

  

  300年以前

  今年冬天,我住在西湖边,连着多日的大雪,路上连行人的踪迹都变少了,更别提湖中的飞鸟,恐怕也因为这大雪,所以才消失踪迹。

  但如此美景又怎能辜负呢?晚间,我便独自乘舟,穿着毛皮衣带着小火炉去湖心亭看雪。船夫有些不解,天寒地冻,为何非要冒着严寒去赏雪,我笑着答,我痴迷的,便是这一晚雪中小洲的绝景。

  天水云相连,四下里雪白一片。我以为独有我拥有这银装素裹的美景,却见远远有两人,已铺好了毡子相对而坐,童子将一边火炉上的酒烧得滚沸,热气袅袅间酒香四溢,真教人不喝也醉,满怀芬芳。他们见到我,也是诧异,说没想到还有我这样的人会来欣赏雪景,这一刻,我们便成了雪夜中的知音,怎能不痛饮三大碗?

  酒喝完,连带着衣襟都沾染了酒香。他们说,他们是金陵人士,来到西湖客居。本以为我已是这西湖中最痴情于雪色的人,没想到他们比我更甚。

  雪中之景已足美,而雪中知音更是难觅,这一段故事,足够我回味难忘。

  到亭上,有两人铺毡对坐,一童子烧酒炉正沸。见余,大喜曰:“湖中焉得更有此人!”拉余同饮。

  ——张岱《湖心亭看雪》

  时光变迁,或许坐在办公室里的我们很难像古人们那样说走就走,为冬日自己的情怀做一回潇洒的诗人。但是冬至的美景仍在,冬至的氛围依然热烈,忙碌盗不走我们对美好的向往,即使只在我们的两点一线的路途里,也可以稍作停留,在冬至,饮上一杯饱含历史人文情怀的汤沟酒,在饮酒的那个当下,做自己世界里的诗人,温暖这寒冬里的心窝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手机版|联系我们|免责声明|无谓空间

GMT+8, 2020-1-25 21:21

Powered by Discuz! 7.0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